“对了,我是想交给你这个来着。”

    冲完澡的奥斯卡回到我的房间,随手捡起衣服,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手掌大小方块的物T抛过来,我摊开手掌接住,皮肤上透来一阵金属的凉意。

    难怪刚才衣服落到地上会发出那么夸张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,先别穿。”就着倾斜的莹白月光,我看清他x口的纹样b刚画上去时淡了些,“之后要帮你补下那个,先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表情恢复为不可解读的少年光lU0着劲瘦的上半身,靠在暗漆漆的窗户旁以示回应,他真是厌光到了连月光都讨厌的极致,只有一双通透的瞳眸在黑暗中微微发亮。

    不好好进行光合作用可是会长不高的噢~

    我重新看向手中的方块,是我拜托奥斯卡做的东西,瞒着其他人,包括勇者诺亚。

    是为了准备打败魔王的保险而准备的道具。

    简单的说,就是将测量气压,温度,空气元素等等一系列将环境因素化为数值的功能集为一T的实验道具。

    因为是纯粹的机械制品,在这个完全没有工业化概念的世界造起来很麻烦,得先把原料送往不同的工匠那儿将零件手加工出来,再由奥斯卡照着图纸组装。而且把能当做流通货币使用的金属矿石作为原料使用也贵得飞起,至于怎么解决这个部分,就得靠那个便宜教皇的支援了。

    我翻开桌面上的笔记本,里面是十几页的列表。

    列表里按顺序标着一连串坐标,有的在结果那栏打着叉或问号。

    靠旅途途中打打怪顺便找到和魔王的决战之地的梦想固然美好,现实却很骨感。

    毕竟就算是人类中最强的勇者,也是需要吃饭睡觉的正常人类,想要获得食物和药品就必须时常补给,能找到补给就意味着冒险的范围不能偏离人类聚集的城镇村落太远。这点距离,魔王随便一弹手指就能毁掉。而相反广阔无人的冰山区域则是环境过于严酷,要一边对抗冻Si人的低温和稀薄氧气一边打架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把整片大陆划分成块,一个一个寻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效率堪忧,但总b什么都不做要好。

    可是也不能就这么随意就把自己转移过去查看,万一直接掉进岩浆里,亦或是什么会让人直接爆T的低压环境就惨了,为了保证是人类能自由活动的安全空间,就必须先送去装置检验。其中最麻烦的还是没有魔力的区域,所以方块内部还设置了类似电池的部件,只要事先储存足够的魔力,就能让它自发地转移回来进行回收。

    ……这对这个世界以外的地方也是通用的道理。

    没错,原本在发动转移魔法之前,要在空间中指定一个坐标是理所当然的共识。但是一次偶然的失误,我在魔法里不小心加入了第四个不存在的坐标,本该失败爆炸的魔法却成功发动了,即使耗费了庞大的魔力,转移确实到达了另一个“世界”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被传送往的到底是另一个星球还是次元,但可以肯定的是,至少时间的流逝是相同的,因为我实际见过穿越时空的魔法阵远b单纯的转移复杂得多,根本不可能只靠那丁点魔力就能发动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我暂时脱离了勇者团,用了一段时间来确认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首先获得确信的是,魔王雷德维希并不知道存在第四个坐标这一事实,一旦被转移流放出这个世界,就无法靠自力回来,永久的被留在了世界之外。

    这就是我悄悄准备的保险……之一。